星期四, 4月 17, 2014

價值

日落洞之虎的隕落,讓我回想起這半年來,兩位親人和一位老師相繼離開了。人作為人的意義何在? 這是我在葬禮思考的一個問題。難道我們生下來就只是為了吸入氧氣,呼出二氧化碳,吃進動植物所做成的美食和看盡各角落的美景嗎?

除非你是一個深山裡獨居的人,否則我們每天,或多或少,都會對他人造成某程度上的影響,不管是對家人,朋友,上司下屬,老師學生,夥伴,客戶,供應商,甚至於千萬個你不認識的人。這些影響可以是你作為一個人的價值,也可以是對他人的傷害,或者純粹只是一個可有可無的印象。

生前,你待人處事可以是自私自利,或無私付出,你的態度可以是謹慎認真,或敷衍了事,你所做,所說的,或大如泰山或小如鴻毛,這一切決定了當你死後,人們來到你的靈堂前,腦海裡想起的那個你。

為了那個時候的那個我,我知道現在的我該怎麼樣的活下去。

星期五, 5月 24, 2013

大隱隱於市



躲在麥當勞的一個角落,寫著程序,
帶著耳機,聽著The Shadows樂隊演奏的《Sailing》,
偶爾抬頭,看看熙熙攘攘的人群。
大隱隱於市,應該是這種感覺吧。

星期三, 5月 22, 2013

中文要怎麼學?

* 這不是一篇完整的文章,而是我在一網友fb的一則留言。

我不是教育工作者,也非文字或文化工作者,更非語文學專家。可是,我是兩個小孩的父親,對於目前我國(馬來西亞)華小裡的中文課程設計極度不滿。

首先,我發現低年級的中文課本不是先教簡單少筆劃的單字,而是直接教日常生活的詞句,譬如早上醒來後,刷牙洗臉,再去上學之類的句子。雖然句子的意思簡單,也是兒童日常所接觸的事務,但中間絕對包含了不少較艱難的單字。我相信,這類方法,應該是參考英文的教授法,可是,以英文為例,來來去去就那二十六個字母,只要能夠將字母的組合念出來,基本上,就大約知道句子的含義了。小孩只要懂得 A 到 Z,稍微掌握phonics,有能力把字念出來,對字句的理解是沒多大問題的。

(許有彬先生的紅蜻蜓幼兒讀本與英文的 Peter and Jane 叢書差不多可以說是如出一轍。)

而中文不然,漢字是象形文字,每個字就如一個圖案,像是電腦裡的icon,只有型而沒有音的。因此,學中文,應該先學簡單的單字,如天、山、地、日、月、火、水等。須知道,這些簡單的單字,也將會是其他字體的字母,或者是另一個單字的一部份。當你知道日是太陽,月是月亮,把“日”和“月”放一起,當然很明亮,因此“日”加“月”為“明”。英文哪有這樣的?(除了少數如 Waterfall 除外)

中文是每個字都有字義的,而拼音文字的字母只為了讓你發音,無字意可言,所以說,英文(或馬來文)和中文在本質上是完全不同,如果用英文的教法來教中文,必適得其反,效率極低,最終只是白白虛耗了師生的精神和時間。

至於,那要命的語法....首先,我不相信金庸、倪匡、劉墉、瓊瑤、莫言、高行健、蘇童、三毛、李敖等人學過中文語法,至於新生代作家,就算他們學過,我也不相信他們斟酌於字裡行間之時,腦海裡有甚麽主謂語之類的東西。

但是我估計,語法的出現多少是有點科學精神的。怎麼說呢?其實,語文科是很難教的,我從小學到中學,一直不曉得要怎麼樣寫好一篇作文,老師只能鼓勵我們多閱讀,可是我天生愚鈍,加上偏好於理工科目,所以,作文一直寫得很差。

雖然說,語法的目的是讓你寫好一個句子,而非讓你寫出一篇生動的文章。但我想說的是,教學也講方法的,如果方法沒有標準,那每位老師使用的方法或許不同,教出來的學生素質豈不是參差不齊?所以,專家們研究了一般句子的使用,發現一個句子要寫得讓人明白,並非無跡可尋的。

於是乎,他們就發現了原來只要根據語法的規範去造句,句子生動與否不談,但讓人讀之能明其意是沒問題的,那語法已經達到了它的目的。所以,只要老師只需掌握這套標準方法,必定錯不了,就像連鎖快餐店裡炸薯條一樣,只要方法掌握得了,薯條一定炸得剛剛好。所以,一旦學生掌握好語法,寫出來的句子讀者肯定看得懂,至於你能否成為九把刀或韓寒就看你的資質了。

雖說如此,我個人十分反對語法教學,因為中文根本不需要語法的。其實道理只有一個,中文不管是古文還是白話文,它還是同樣的文字,你不能說,我們的語法只能用於白話而非古文,那中文語法存在的必要性是可受質疑的。個人覺得中文要寫得好,寫得優美是靠單字的組合,而語法的規範只適合工業型的生產而非藝術型的創作。

星期二, 5月 07, 2013

505,一場讓我們成長的選舉

505這場選舉,讓我們學到的東西:

1. 民主真的可貴,而可貴的事物,絕對是來之不易的。雖然很多人已經很努力了,但是,一個專制政權豈可能如此輕易的自行了斷?不可能的。面對如此強大的敵人,我們必須有更堅定的意志和更強大的力量。505的挫敗,只是鬥爭途中必經的鍛煉。沒有艱苦的鍛煉,人們不會珍惜輕易得來的成就,不懂珍惜,即使得到,也必將容易失去。

2. 在自由高速的網絡裡,分辨是非是一種需要鍛煉的能力。信息的傳播在網絡裡無人能擋,但謠言的散播,或者讓你墜入陷阱的假消息,也一樣飛速的傳播著。在你按下分享之前,先想一想。面對似是而非的信息,我們將擁有更加獨立的人格和思想。

3. 種族政治的市場在不斷的縮小,我們確實看到了黎明的曙光。

4. 鄉區包圍城鎮,確實是有效的策略。用五年的時間等待下一場選舉很長,但用五年時間籌備下一場戰役,其實並不長。調整策略,滲透鄉區。

星期六, 11月 03, 2012

何謂成功



快樂或許可以很簡單,所謂知足常樂。快不快樂取決於自身是否滿足已擁有的一切,簡單來說,降低自己的慾望,快樂隨之而來。

但成功不然。我是如此定義成功的,“成功是通過努力而達到預設的目標”。Steve Jobs 的目標是製造一個卓越的產品 (Great Product), Bill Gates 的目標是生產出一個能走入每個家庭的操作系統 (Operating System)。金錢不是他們的直接目標,雖然前者創造出市值最高的超級企業,後者成為世界最富有的人,因為沒有金錢無法達到並延續他們的夢想。

他們倆都通過自己的努力達到了自己預設的目標,這就是成功。
當然更多人是把目標和財富直接掛鉤。 至少我覺得Warren Buffet 的目標應該是投資致富。

再說一遍,成功是通過努力而達到預設的目標

這句話有兩個關鍵字,剛才之談了目標,沒有說努力。如果不經努力而得到你想要的東西,我覺得那不屬於成功的範疇。假設我的目標是有百萬身家,突然有一天買了馬票中了頭獎,那不能稱之為成功,那只能叫幸運之神的眷顧。

或者富二代承繼了上一代的財富,不經任何努力而家財萬貫,那也不能叫成功。

但是,你不能說楊忠禮集團的楊肅斌和雲頂集團的林國泰不成功,他們雖然接收了父親留下的基業,但通過努力建立了更強大的商業帝國。所以,他們當然是成功的。

可是還有個問題。

如果路人甲預設的目標很小,只求三餐溫飽,所謂努力也就是天天朝九晚五,偶爾加班,下班看連續劇週末打電玩。那算得上成功嗎?

其實人作為社會動物,很多事都有個社會標準,如果你硬要說自己帥過金城武,美過林志玲,那是你家的事,反正你有這個自由,你認為你成功了,那我們也說不上甚麽,社會認不認同又是另一回事。

那麼社會的標準又是甚麽呢?關鍵就在那個目標是不是很多人的目標?相信與 Warren Buffet 同一個目標的人很多很多,與 Steve Jobs 有同一個目標的人也不在少數,Bill Gates 的目標很多人想都不敢想,不是不想要。

人類社會永遠存在一個現實,那就是互相競爭。競爭的結果是,目標愈來愈難達成。一個班一定要定出誰是第一名,如果太多人得滿分,那把標準拉高,勢必要分出個高低。所以社會成功的標準就是名次靠前的那幾位,分數是不重要的。

不要怪萬惡的資本主義老是要用錢來衡量成功的標準,因為財富的多寡相對比較容易衡量,看看現金存款,看看資產總值,就差不多了。當然,最重要的原因是,錢是幾乎人人想賺卻又很難賺的,所以財富越多的人,社會往往認為他最成功。總之,就是辦到一般人想辦卻辦不到或難辦到的事。

但錢並不是唯一衡量標準。譬如慈濟的創辦人證嚴法師,她的目標當然不是賺錢,也不是設計出甚麽好產品,而是要幫助受苦受難的世人,與一般做慈善的人士相比,她幫助的人成千上萬,這是一個很難達到的水平。

所以慈善做到那麼一個高度,你不能不說她成功。這就是社會的標準,成功都是屬於少數人的。

其實不用財富衡量的成就例子還有很多,譬如孫中山歷經千辛萬苦,革了中國五千年帝王制度的命,簡直就是前無古人的成就。Wikipedia 的創辦人Jimmy Wales 用非營利的方式創造了一個世界第五大網站,改變了人們學習的習慣,這也是一項非凡的成就。

因此要取得社會標準中的成功就必須付出非一般的努力,用非一般的智慧和能力去達到眾人無法達到的層次。可喜的是,在一個公平自由的環境底下,成就的高低與努力的多寡往往是成正比的。

既然成功那麼難辦,所以作為凡人,成不成功或許並不重要,重要的還活得快樂,畢竟快樂還是可以很簡單的。